【TSN】【ME】久别重逢04

04

 

Mark实心实意地觉得,所有的猫咪都是恶魔,而他家里的这一只,则是来自深渊的恶魔领主。

 

每天清晨他都要忍受猫咪屁股提供的温柔的“叫醒服务”;要准备好她的早中午餐,顺便准备好自己的;要做一个不情不愿的铲屎官,因为他实在不想再一次在自己的沙发上发现一坨冒着热气的排泄物了;要在自己全神贯注地投入到代码的世界中的时候被忽然跑过来趴在键盘上或者挡在屏幕前的毛绒绒的生物打断;要在半夜被钻到被子里的猫咪吓一跳时还努力保持镇定……总而言之,Mark的生活被彻底地打乱了。

 

有时候,当Mark认命地跪在地上清理排泄物或者抱着手瞪着眼前的猫咪生闷气的时候,他都会产生一种恍若隔世的感觉。家里多出来的猫玩具,Dustin送来的大型猫爬架,被玩弄的不成样子的拖鞋,还有另外一个活生生的东西在他的固有领地里的强烈存在感,这一切都好像是一个可怕的预兆,隐喻着一个含混不清的未来。

 

Mark不认为自己是个称职的饲主,但他的猫咪也实在称不上是一个称职的宠物。永远目光高冷,昂首挺胸,在家里走来走去的样子活像是个巡视自己领地的高贵伯爵。最喜欢爬到Mark的衣柜上去,但偏偏下不来,还硬撑着不肯叫两声求救,Mark第一次发现找不到猫咪的时候吓了一跳,后来看到那个怂货一脸高冷的在衣柜上转圈,好半晌才反应过来,Mark当即毫不留情地嘲笑了她。虽然最后他还是把她弄下来了,还特意给她搬了一个架子在衣柜旁边方便她攀爬。

 

Mark甚至开始在自己的Facebook上不断地提起这只猫咪,大多数是对猫咪的嘲讽,偶尔也会放一些照片。他也会翻看评论,他的目光总是飞快地掠过那些无趣的赞美和表情符号,但从不遗漏任何一页。他默默唾弃着自己这种毫无意义的行为,但仍旧乐此不疲。

 

Mary发觉自己的老板最近的生活逐渐规律起来,不再毫无节制地加班,脸色也好了许多,据猜测是和自家的猫咪一起吃饭养成的规律的饮食习惯造成的。偶尔也会问一些“愚蠢的人类”才会问的问题,比如最近猫咪不太喜欢吃猫粮是为什么、怎么会有人喜欢养那么讨人厌的生物啊之类的。通常Mary会隐秘地翻一个白眼然后微笑着建议自己的老板Google一下。

 

而且Mary确定自己的老板最近生活不错,因为她在放薪日拿到了一笔可观的奖金,还有随赠的一句显然出自某人的“新婚愉快”。

 

虽然没有人在Mark面前表现出来,但毫无疑问整个Facebook都为了Mark的猫咪疯狂了——那可是大魔王Mark啊!他们在网络上和茶水间没日没夜的议论这件事,讨论一切可能的原因和结果,还是Dustin果断地下了结论,除了Wardo还能有什么能让Mark这么反常呢。所有人面面相觑,这场旷日持久的“离婚战争”简直就是Facebook的禁区,而作为“誓死不能谈及之人”的Eduardo,更是大魔王的绝对领域。老人对新人耳提面命,生怕一不小心有人触到雷区全军覆没。

 

Mark对这一切一无所知。他的生活逐渐被那只猫充满,简单,重复,比起代码和网站更令人感到疲惫。和猫毛一起充满整间屋子的,是覆盖住了浓厚失望和无趣的平凡的喜悦。Mark一直坚信自己是个天才,而天才注定与众不同孤独终老,但是现在他开始意识到,无论多么伟大聪慧的人,都将会为相同的事物感到愉悦和满足,而那就是陪伴和爱。

 

 

 

 

 

 

每次在Mark以为自己已经攒够足够多的经验来应对那只猫咪的时候,她总是能够出人意料。Mark已经不止一次发现她的猫粮几乎没有动过,最近几天猫咪也不再热衷于巡视她的领土,有好几次Mark都以为她不见了,结果发现她不过是藏在沙发背后或者床底,看上去就像已经在那儿呆了一整天了一样。

 

Mark毫无办法,只好再次求助于Mary。Mary几乎要哭出来,她自从十二岁之后就再也没有养过宠物了好么,难道能利用网络赚几十个亿的人就不能学会用网络解决一下自己基本的生活问题么。但是作为一个月薪可观的女助理,她总不能对自己的顶头上司发脾气。

 

“或许你可以带她去看看医生?还有,难道你就没给你的猫咪起个名字么?”

 

Mark一脸若有所悟,打发他的助理出去,“谢谢你,Mary,麻烦离开的时候关下门。”

 

 

 

 

Mark在网络上找到了一家离他的住所近且评价高的宠物诊所,预约好最好的医生,然后悄悄地离开了Facebook。

 

他姿势奇怪的抱着猫咪站在宠物医院的门口,和周围忧心忡忡或者喜笑颜开的人们格格不入。“都是你的错。”他自言自语,“你可不能再生病了。我一点儿都不喜欢这儿,回去我就给他们差评。”

 

Goodman医生是个漂亮的金发姑娘。她在Mark进来的一瞬间眼睛就亮了起来,只不过是对着Mark怀里的猫咪。“她可真漂亮!”她自然地从Mark手里接过猫咪,问道:“我们的小姑娘怎么了?”

 

“她不肯吃东西,精神不好,经常躲在沙发或者床底下。”

 

“其他的情况呢?排便还好么?对玩具的反应能力怎么样?”猫咪看上去很享受漂亮医生的抚摸。

 

“排便频率下降,对玩具的兴趣也降低了。”Mark觉得自己会带那个一脸享受的家伙来看医生简直蠢透了。

 

她不会只是在嫌弃我吧?Mark忍不住地怀疑。

 

医生打断了他的阴暗猜想,“Zackerberg先生,我们需要给……”她低头看了一眼病例表,“Kitty做一个全面的检查。等检查结果出来后,才能确定她的身体状况。”

 

Mark不自觉地皱眉,“结果会很坏么?”

 

“应该不会。但具体的结果还是需要检查来进一步确定。现在你可以带着她去后面的诊断室了,一会见。”

 

 

 

当Mark拿到那份关于猫咪抑郁症的诊断的时候,他都不知道自己该用什么样的表情来面对。这件事简直太荒谬了,哪有动物患上抑郁症这种高级又无趣的疾病的?

 

Goodman医生义正言辞地评批了他,“动物并不是没有感情没有知觉的生物。他们和人类一样,也需要陪伴和爱护。由于某些原因,他们甚至比人类更加无法承受长时间的独处。大多数的宠物被长时间的关在家里都会产生或多或少的抑郁症状,我们不建议用药处理,事实上也没有有效的药物可以进行控制。只要主人可以多抽出点时间来陪陪他们,尽量减少他们独处的时间,情况就会慢慢好转的。”

 

Mark一脸平淡的接受了这个结果。但是他实在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对待这只猫咪了。独处时间过长所以导致抑郁?那大多数的程序员都活不下去了。

 

 

 

Mark在第二天带着猫咪来到了Facebook。所有人都一脸压抑不住的兴奋,Dustin一如既往作为先锋冲在了第一线。他整个上午都耗在了Mark的办公室,最后被忍无可忍的Mark连人带猫赶出了办公室。Dustin喜滋滋地抱着猫跑了出去,一众早已按耐不住的员工一拥而上,猫咪一脸高贵冷艳的享受着众人的爱戴。

 

猫咪的生活逐渐丰富起来。各色小吃猫粮,偌大的办公大厅,她天天上窜下跳,性子里的野气也日益暴露出来。桌底树下,就没有她不敢去不能去的地方。Mark一天比一天心累,同时也有一种模模糊糊的预感,好像总有一天她会无声无息地走掉似的。

 

Mark特意去买了一条猫项圈,精致又舒适,上面挂着一张名牌,写着猫咪的名字和Mark的联系方式。他说不上这是未雨绸缪还是杞人忧天,但总算是有备无患。

 

当那一天真的到来的时候,Mark竟然长出了一口气,有一种“果然如此”的宿命感。起初大家只是以为她不过出门打个逛,转身就回来,可几天过去还是没有猫影之后,大家才开始慌了。发传单,在各种社交网站上发帖,利用休息时间自发出门寻猫,但她果然不是一般的猫咪,说走就走,不会轻易被找到。

 

生活中的琐事永远不会变少。渐渐的寻猫运动也变成过去的某一件事。Dustin建议Mark再去领养一只猫,Mark毫不犹豫地拒绝了。他又产生了一种模模糊糊的预感,猫咪总有一天还会回到这里来。这儿是她的家。

 

Mark忽然收到了Mary的结婚请柬,以及一个长的不得了的假期申请。他怒气冲冲地叫Mary进来,张牙舞爪地威胁她如果她敢要一个这么长的婚假,她就再也等不到加薪的那一天了。

 

Mary也怒气冲冲地回应他,大不了就回家做全职太太,她又不是没人养。

 

Mark快要被她的无耻和堕落吓哭了,他最后妥协道:“我只能给你一半的假期,Mary White,你不要得寸进尺。”

 

Mary满脸怒气地冲出办公室,悄悄地给Dustin比了个大拇指。

 

 

 

 

 

看上去事情一切顺利,再也没有更圆满的时候了。人人心有所属,人人求而得之。Mark在阳台上抽烟,手边是Mary的婚礼请柬。白色玫瑰妖娆妩媚,烫金的花纹好像带着热度,Mary一定在请柬上下了很多功夫。Wardo呢。他会不会也和Mary一样,小心翼翼地挑选请柬上的花纹,认认真真写下每一个人的名字,会不会也想要得到所有人的祝福,在红色长毯的尽头牵起另一个人的手,许下誓言,不离不弃?

 

Mark放任自己一遍又一遍地想想那个场景,像是某种自我惩罚的仪式,也许受够了这样的罪,他就能够不用再受其他的苦了。他曾误入沼泽,最终狼狈不堪地上岸,现在他又误打误撞再次陷入同一个沼泽地。这一次他也一定有办法把自己救出来。

 

Mark决定去纽约。他没有收到Wardo的请柬,但是网络时代,有什么能够瞒过一个天才?

 

就在Mark找到关于Eduardo Saerven和婚礼的相关信息的时候,他的大脑就像冰河世纪后人类迎来的第一个春天那样,冰川破裂,万物复苏,但是人类迎来的不只是喜悦和满足,还有巨大的惊恐和无措。

 

一个莫名其妙的男人和一个Saerven家的人的婚礼。Wardo的妹妹的婚礼。三天后的婚礼。

 

Mark觉得这一切都让人无法理解,但他仍旧需要去面对它们。这世上人人身负重担,不管你如何视而不见,命运总有办法让你如临明镜,终有一日你会发现自己避无可避,只能迎头而上。最终是和命运撞个头破血流,还是能够侥幸逃脱,就不是你我凡人可以掌控得了的事情了。

 

所以就这样吧。Mark合上电脑,起身拎起一个背包,就这样吧,让我们看看最后是头破血流,还是侥幸逃脱。

 

上帝保佑,希望这次我的运气不会太坏。上帝保佑。

 

 

 

tbc.

 

ps:之前几章略作了下修改,有感兴趣的可以看下……

  TSNME
评论(2)
热度(5)
© 鹿陶陶|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