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SN】【ME】久别重逢02

02

 

Eduardo在那场起因与发展都相当莫名其妙的午餐的第二天回到了纽约。

 

那不能算是场糟糕的午餐,事实上,在他刻意的粉饰太平和Mark的消极抵抗下,他们只是像两个被输入指令的机器人一样,严格按照人类社会的礼仪一起共进午餐,正常得像是不正常。

 

但是他可以感觉到Mark身上浓厚的愤怒和失望——这简直是他的天赋。虽然他觉得这天赋是老天对他开过的最过分的玩笑之一。

 

他们在午餐过后道别,他对Mark说再见,Mark略点了点头后便转身离开了。

 

 

 

 

Eduardo在飞机上一直沉浸在深深浅浅的梦境里,高于云端的飞行让本就撕裂的画面愈加支离破碎。他看到深夜里恍若怪物的Kirkland,喧闹人群中Mark转瞬即逝的笑容,加州机场来往的行李箱滚轮和身后打在玻璃上的雨水,陌生公寓里辗转反侧的一个又一个夜晚,还有衣冠楚楚的Zackerberg向自己走来的样子。他被那些莫名其妙的画面搞得恼火又悲伤,以至于他见到Alex的时候仍然显得有些萎靡。

 

但是Alex有力又温暖的拥抱让他清醒了一点——那些事情已经永远地过去了,他再也不是那个在雨夜愤怒狼狈地质问别人只为了安慰自己的少年了。

 

Alex在拥抱结束后仍旧抓着Eduardo的胳膊,踮起脚尖亲吻了他的脸颊,语气轻快地道谢:“亲爱的,谢谢你赶过来。”

 

“当然,”Eduardo笑着说,“我当然会陪着我亲爱的妹妹准备她的婚礼。”

 

Alex又笑了,她订婚之后就常常笑得像个小孩子。她一边挎着Eduardo的手向外走去,一边用一种夸张而搞笑的声音说道:“欢迎我们伟大的国王saverin回到他的国土,让我们快点去感受您久违的子民们对你的爱戴与思念吧,我的陛下。”

 

Eduardo无力地抗议道:“不要再看些乱七八糟的电视剧了,Alex。”

 

 

 

他们回到了Eduardo在纽约的公寓,Eduardo在卧室整理行李,Alex在厨房做意大利面,然后他们挨着彼此坐在起居室的沙发上吃面聊天。

 

他们谈起Edurado这次加州的行程。Eduardo不知道该怎样表达才恰当,最终只好含糊地说,“还好,没什么特别的。”

 

Alex就像没有察觉到Eduardo的失态一样,又语气轻快地聊起自己婚礼的筹备来。她絮絮叨叨地抱怨筹备一个婚礼需要消耗的巨大精力,那些恼人的人际关系,繁琐不堪的婚礼流程,以及自己的未婚夫Tony的差劲品味和糟糕态度——他总是在说“你觉得开心就好”“最重要的是你喜欢”“我觉得你穿什么都好看”。

 

Eduardo笑眯眯地看着Alex,这个时候的她才像是他们之中年纪更小的那一个。Alex从来都是以保护者和引导者的姿态出现在Eduardo的生命里,那些父母因为忙碌而缺席的日子里,是Alex率先领会了成长的诸多法则,然后领着Eduardo跌跌撞撞地长大。而现在她像是又变成了那个会摇着他的胳膊要他变出彩虹的小女孩,只有满心欢喜,不识人间忧愁。

 

Eduardo揉了揉Alex的短发,像对待小孩子一样许诺道,“不用担心,你一定会是全世界最美的新娘。”

 

她撇撇嘴,但仍旧凑过去抱住了Eduardo,把头埋进他的肩窝里,像她一直以来做的那样,偷偷地安慰自己失魂落魄的哥哥。

 

“你明天要记得和我去试婚纱。”Alex龇牙咧嘴,假装自己表情凶狠,可是声音柔软。

 

Eduardo想问难道不应该是Tony陪你去么,但最终他也只是轻轻地说:“好。”

 

 

 

 

Eduardo在Alex离开后独自收拾餐具。房间在他回来前就有人来打扫过,一切都干净整洁,像是某个实验室动物的保育箱。

 

他试图阅读或者休息,但是飞行的疲惫使他无法安定下来。他最终打开了电脑,点开了Facebook的页面,好友栏里Mark Zackerberg的名字还是很显眼。

 

他到现在也没有想清楚,自己当时为什么会申请与Mark的好友关系。

 

哪怕他的名字仍旧在Facebook的联合创始人那一栏,他也不会是Mark Zackerberg的好友了。他们不再站在对立面,不再有冲突,他们不过是派对上互道你好的两个普通人,甚至连争执都找不到理由。

 

Eduardo盯着页面看了一会,什么也没做就合上了电脑。

 

 

 

 

婚纱店就像是婚礼的一场阴谋,所有精致的蛋糕、鲜花和洁白婚纱,都恨不能把“王子和公主永远幸福快乐地生活在一起”的结局刻在你的脑子里。

 

Eduardo百无聊赖地坐在长椅上等着Alex换衣服,他不太明白Alex坚持要自己陪她来试婚纱的理由是什么,但她一旦恶狠狠地盯着他,露出那种野兽狩猎之前的势在必得的表情来,他就知道她是认真的,而他只能听她的话。

 

她之前告诉他为了这件婚纱她整整瘦了三公斤,他最好能给出与之相符的反应,并且刻意地无视了他换一件婚纱的建议。

 

帘布拉开,Alex缓缓走出来。

 

Eduardo终于明白了为什么她执意要这一件。

 

“你真美。”

 

Alex紧张地看着他,脸色忐忑,“真的么?你觉得合适么?我总觉得好像还缺了点什么似的……”

 

Eduardo嘴角含笑,默默看着她。

 

Alex深吸一口气,也慢慢笑了,“我最近老是这样,你不要笑我。”

 

“我不会笑你,”Eduardo看着镜子里的Alex,语调认真,“这世上不会有新娘美过你。”

 

“哦,Ed。”Alex低声叫他的名字,声音感动又甜蜜。她看着镜子里的两个人,缓缓开口道,“Ed,我只是想听你说一句‘这是对的’。说实话,我真的有点害怕。”

 

“你会是世界上最美丽的新娘,也会是世界上最幸福的新娘。”Eduardo郑重地像在宣誓,“在我心里,你一直是最好的那一个。”

 

Alex轻轻地笑了,这一刻那个自信又强大的女王Saverin又回来了,“你该和你的女朋友讲这种话,Saverin先生,而不是你的妹妹。”

 

玫瑰散发迷人香气,Eduardo在这香气里一阵阵晕眩。他看着她,像是仍旧是那个弄丢了心爱玩具的小男孩,手足无措,面色惶惶。而她永远是守护着他的那个人,把心爱的玩具塞给他,拉起他的手一起向前走。

 

“Alex……”

 

他知道他和Alex之间永远都无话不谈,可问题是他自己都不知道现在该说什么。这些零散的事情和场景散落在过去十年的日日夜夜里,似乎有一条线可以将它们串连在一起,然后一切就会水落石出,他也可以坦然地面对过去和未来。但是现在他找不到那条线,所有的一切都只是一颗颗珠子,他抓不住其中任何一颗。

 

“Alex,我很抱歉。”他看上去是真的感到抱歉,就像小时候他弄丢了自己心爱的玩具时一样,他觉得难过,也为这难过会影响到他人而感到抱歉。

 

“Ed,你不用道歉,从来都不用。”Alex温柔地看着他,“我们爱你,为你担心就是我们生活的一部分,而你永远都不用为这感到抱歉。不管父亲和母亲怎么说,他们都只是想让你感觉更好而已。你永远是我们的骄傲,Ed。”

 

她犹豫了下,继续说道:“有些事已经过去很久了,Ed。这么久了,你看,我都要嫁人了。”

 

Eduardo上前一步抱住了她,她马上大呼小叫起来:“Ed,不要弄皱我的婚纱!”

 

这真好,Eduardo想,Alex一直在他身边,真是太好了。在他最潦倒的时候,她一直陪着他,在纽约街头把宿醉的他拖回公寓,为他打理公寓,为他学会做菜,给他介绍一个又一个的漂亮姑娘。还要一遍遍地忍受醉醺醺的他重复那段故事——哈佛,凤凰社,Facebook,Mark,还有那场官司。她知道所有的故事,可是她从来不评断对错输赢。她只是一直笑着告诉他,她一直都在,她会一直陪着他。

 

现在这个漂亮温柔的姑娘马上就要嫁人了,以后她再也不只是他的妹妹,他的挚友,他的血亲,她会成为另外一个家庭的一部分,会和其他的人分享其他的故事,会陪着另外一个人度过以后漫长的一生。

 

他嫉妒那个幸运的人。

 

他也羡慕那个幸运的人。不是所有人都可以遇见恰好可以与之分享自己人生的人。

 

Eduardo曾经以为自己遇到了那个人,可是时间的河流从未止息,如今只有他一人在孤舟上漂荡。而最讽刺的是,他历经险滩之后,再也无心看风景。

 

 

tbc.

  TSNME
评论(7)
热度(13)
© 鹿陶陶|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