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盾冬】酷炫巴恩斯先生的两年

*这可以算作 巴恩斯先生的两三年 的小番外,也可以看做单独一小篇。

*流水账碎碎念。完全是自己的一点小想法。虽然打了盾冬tag实际上大盾只出现在背景里,所以……




巴基在离开华盛顿后去的第一个地方是洛杉矶。他在落水之后就失去了与后援的联系,当他回到基地时,他看到的只是一个废弃的地下车库。

那是他第一次意识到,他是一个独立的孤独的个体。

在仔细的检查过整个废弃车库后,他还是发现了一点关于冬兵计划的信息。他决定追踪下去,至于是作为冬日战士还是巴基·巴恩斯,他尚未分辨清楚。

在洛杉矶,巴基未能找到遗留信息中提及到的九头蛇的秘密基地。他决定停留几日,看看能不能有所发现。他像个孤独的游魂,在九头蛇可能出现的地点一个一个查看。有时候他只能空手而回,而有时候他也能碰上些乐子。聪明一些的在诧异于有人能突破他们的防守的同时就会发现这个有着金属手臂的男人是传说中的“冬日战士”,而有些在现场变得惨不忍睹之后仍然愚蠢地叫骂着。

巴基在洛杉矶呆了六个月。他几乎每晚都会换一个住处,其中的一些都很难称其为住处。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一直坚持不肯离开,明明在很久之前他就确定这个城市对他寻找九头蛇毫无帮助。或许,他只是拿这个当借口,他想找到的,从来都不是九头蛇。

某一个夜晚,巴基在自己的临时公寓的窗边坐着。这是一间待租的空闲公寓,巴基把它作为自己的临时据点之一,这也是他停留时间最长的一个据点。巴基挺喜欢这间公寓的,这间不大的公寓总给他一种熟悉感,他觉得在这儿是安全的。这些在之前从未发生过,不管是喜欢还是安全。但是尽管如此,这些也并不足以使他入睡。巴基无法习惯床铺的柔软,那让他丧失警惕,而他总是处于戒备的状态。他无法在床铺上睡着。事实上,他很少真正睡着。

而这天晚上,当巴基在窗边坐着,以他一贯警惕的姿态望向窗外时,他突然意识到这间公寓的熟悉感来自何处——那是少年时的友人的住处。他和那时的友人在这样一间小小的公寓里夜宿,他们互相打闹,互相照顾,在深夜靠在窗边交谈。那时的繁星比如今城市的灯火更加明亮灿烂。他望向窗外,天空黯淡无星。

巴基决定离开洛杉矶。他失去了关于九头蛇的线索,因此只能一个城市一个城市的找下去。这像是一段漫长的公路旅行,只不过他孤身一人,也不曾拥有过去与未来。

但好在他一直都能听到关于美国队长的消息,他的战斗,他的英勇,他的荣耀。巴基常常想起航空母舰上那个扔掉盾牌的人,那和新闻里为保卫人民而战斗的是同一个人。如果说,美国队长拿起盾牌是为了守卫他珍视的原则与人民,那么当他放下盾牌时,也是为了守卫他所珍惜之物么?

巴恩斯想,他应该回纽约看看那间旧公寓。


评论
热度(5)
© 鹿陶陶|Powered by LOFTER